Pinned ping

One of the hardest lessons in life is knowing you are really being loved, or are just being used.

人生中最難的
便是認清是真的被在乎
或只是被利用

Pinned ping

要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大街上出來晃的妹子都是有男票的
就算冇男票也會找兄長來客串
總之老老實實地當工具人就好叻

Pinned ping

覺得老郭有一句話說的好:
你沒經歷過我經歷的
憑什麼勸我善良

Pinned ping

人生三大幻觉:
这波不亏
我能搞定
她喜欢我

草,感覺乃萌紅會就係甭管他天翻地覆,老子規矩不能破。

Idiotist relayed

@nebula_moe@nebula.moe 星站限制視頻大小咩?星站害收難民咩?

Show thread
Idiotist relayed

人在集体主义下不管什么政党都是要犯蠢的。《大流感》一书提到为什么当年美国政府没有及早做出预警,因为当时正在打一战,“所有可能有损士气的报道都被撤下”。该病率先在军营里流行,随后流传到民间。但是在这期间,为了鼓励民众购买战争国债,费城还举行了一个十几万人的大游行。

Show thread
Idiotist relayed

@zianoin @Andrettacat9
北青深一度专门写了一篇报道:《 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之前群内言论被断章取义 | 深度对话》,但是很快就404了。
archive.is/TgEKH

Idiotist relayed

武汉人就是倒霉版的你我。(微薄看到的

VPS 超售算不算 statistical multiplexing 🤔

Idiotist relayed
Idiotist relayed
Idiotist relayed

《受警方训诫的武汉医生》留档。
劝诫书什么的不提了,这位在ICU中接受采访的医生“到现在也不能说是确诊”。

Idiotist relayed

很显然祖国对“造谣”的态度分两种。
不利于维护稳定的:你网传确诊人数只要和官方差一个字都滚去喝茶。
“利于”维护稳定的:你在疫情最严重的时点造谣物资齐全,大建牛逼,乃至开发出了病毒疫苗都屁事没有。

前者让人紧张,后者让人松懈,你要是想问哪个更可怕?

昨晚我妈一脸放心唠嗑说:“国家不是已经研发出疫苗了吗?慌什么”。
吓得我赶紧打断:“别傻了吧唧信这些鬼话,更别傻了吧唧信了鬼话还跑出去乱逛。”

没有前期那些让人松懈的官方报道,哪会落得这般田地。

Idiotist relayed

本身一群人在嘲笑台湾,很明显就是一个控制言论的行为,为什么这么多人看不出来呢。
稍微用脑子想想都知道,万一有病传进去,他们那个岛国要立刻生产口罩根本就不可能啊,你朝都那么多人买不到口罩就证明了这点啊!!!

Idiotist relayed

结尾还不忘要敲打你一下,就这还平反?这平反太不值钱了

Idiotist relayed

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之后很快就是文化大革命(1966-1976)。

又到了困难时期,异议者要做好思想准备。

Idiotist relayed

奇怪的联想 

Idiotist relayed
Idiotist relayed

【怎么看待“武汉处理8名发布不实信息者”,最高法发文】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1月28日发表文章称:不同个体基于认知水平的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

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所以,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无端借口。

(by观察者网guancha.cn/politics/2020_01_28

Show more
Cybrespace

Cybrespace is an instance of Mastodon, a social network based on open web protocols and free, open-source software. It is decentralized lik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