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qianshuiqinglan@pawoo.net 「道德万恶而万能」有完全相同的感受。

我的看法是:许多互联网运动背后的逻辑,都是动员网民严惩「道德败坏者」以实现民间大义的「正义」(再往大了说又可以是「我们人民如何如何」),而这个「道德败坏者」可以是一个仅仅是被认为烦人而被处以私刑游戏玩家(这时是「网络暴力」);一个虐待动物的普通网民;粉丝圈内部的争斗;也可以是一个发表不当言论的公众人物(这时是「舆论监督」);一个贪官污吏或者帮某网民维权(当年天涯论坛的「人肉搜索」);一个犯罪分子(只判死刑的微博陪审团);又可以是对政府或企业集团的抗议和诉求(「占领华尔街」、「阿拉伯之春」,此时又变成了「民权运动」);而极右翼和新纳粹运动也是同样的运作方式。

而某些网络暴力行为,似乎又可以认为是现代人面临社会生活下的焦虑、无助与异化的一种娱乐方式。

第一个结论,虽然这些运动中,有正面的和负面的,定性也可以完全不同,但其组织形态、手段,在网络上的传播方式,社交媒体扮演的角色等等,是完全相同的。

第二个结论,所有试图从技术层面上打击所谓「网络暴力」、「假新闻」、「极端主义」的措施,必然都可以用来打击「民权运动」。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Cybrespace

cybrespace: the social hub of the information superhighway

jack in to the mastodon fediverse today and surf the dataflow through our cybrepunk, slightly glitchy web portal